追蹤
拉藍的原住民事工站
關於部落格
  • 7236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原住民身分重要嗎?

我始終認為,只要對於自己的文化、族群有認同,具不具有原住民身分,並不是那麼重要,身分對我而言,只是一個客觀的認同,也可以讓我不用再不斷地去解釋,為什麼我明明就是噶瑪蘭人,卻不具有原住民身分。 當西拉雅族人開始一系列爭取回復原住民身分的運動,要求找回歷史正義,我著手採訪平埔族新聞,沒有想到這個採訪,讓自己的「身分」成了一個話題。 有人說:「這個號稱自己是噶瑪蘭的記者,不具有原住民身分,終於讓他逮到機會,興風作浪!」看到這樣的言論時,我傻住了,不具有原住民身分的我,沒想過要透過西拉雅的運動,得到些什麼。 採訪西拉雅要求復名的一系列新聞,一直認為立場沒有偏頗的自己,怎麼樣也沒想到,在網路上成了箭靶,看完一系列的討論文章,第一次覺得,原來原住民身分,對我而言有那麼重要。 不具有原住民身分的人,不能跑原住民新聞嗎?或是因為我不具有原住民身分,所以必須要迴避這樣的議題?有一段時間,我不斷地問自己,是不是因為我沒有原住民身分,就算有強烈的族群認同,我看到的原住民世界,跟所謂具有原住民身分的人就不一樣?所謂的原住民觀點,是什麼?原住民觀點應該由什麼建構出來?血統?文化?歷史?語言?還是認同?當一切被框架限制,超越框架的,就不被接受。 我是噶瑪蘭族人,我沒有原住民身分,我寫出來的東西,具不具有原住民觀點,能不能夠當一個原住民新聞的採訪記者,該由誰來評斷? 這個一直以來都存在的迷思、矛盾跟衝突,一直到現在為止,仍然沒有答案。 寫到這裡,腦海中曾浮現小時後,種在家門前的那棵大葉山橄欖、奶奶講述過去,被漢人笑番仔,卻又被原住民罵白浪時,泛紅的眼眶、還有爸爸不斷叮嚀的那句話:「我們是噶瑪蘭。」 原住民身分,重要嗎?當一個觀點,必須要由具有原住民身分的人來做陳述,才能被認同;當一個觀點,由不具有原住民身分的人來做表達,就必須被質疑時,我必須說:「是的,原住民身分,很重要。」但我始終相信,自我認同才是王道。 2009-06-25╱台灣立報╱第11版╱原民╱■阿芭蕬(原民台記者)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